军烨小短文|LOFTER(乐乎) 乐乎lofter的喜欢

栏目: 娱乐新闻 时间:2017/12/6 12:53:23

除夕快乐~这是农历新年前的最后一炮,终于赶上了哈哈哈哈!!!

后面都是在熊孩子的包围下赶出来的,逻辑可能有漏洞见谅嘤嘤嘤。发完我就马上要去吃年夜饭啦~大家新年快乐,来年继续爱军烨么么哒

乐乎lofter 网页——————————————————

胡军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荒山野岭被一个小红军俘虏了,这在国民党第十七师师长的心里是个不可磨灭的阴影。

乐乎lofter 网页

锲而不舍追了大半个山坡终于逮住了这个国民党军官的小红军刘烨气喘吁吁地说着,“都,都说了红军优待俘虏,你,你还跑。”

胡军也是喘得不行,要不是枪里没了子弹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我说,你,你就不累吗,啊,追我多远了。”

“那你就,就不能站住吗。”

“我又不傻,站住等,等你来抓啊。”

两人都是一字一顿地喘着气,刘烨拿着小步枪指着胡军,好几下才把气匀过来,“现在我抓住你了,你,你给我老实点。”

“我老实着呢,你看我都没动。”胡军半躺在小山崖上,一副随你便的模样。

“你,你兜里是个啥,拿,拿出来。”

“没啥。”胡军说着要动手去掏出来,被小红军一声喝令又吓了一跳。

“住手!我,我来拿!”刘烨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探过身子,把胡军怀里露出来的小白馍馍抓到了手上。

“我说你,就一个馍馍还一惊一乍的,我可不像你们小年轻,年纪大了容易吓出病来。”

“谁,谁知道你会不会耍什么花样,老实点!别动!”

胡军刚撑起半个身子想站起来,又倏地躺倒了,“得,你们就这么优待俘虏的,你看你还吃我的馍馍,喂,我今儿一天的口粮可就指着它了。”

“看什么看!没看过人吃馍啊!”刘烨先是凶了一句,然后自知理亏地把脸扭到一边,塞了满嘴的馍,含糊不清地说着,“我,我都两天没吃东西了。”

“两天没吃还跑这么快,怪不得你们能打赢。”胡军自言自语地嘟囔着,抬头看见小红军扭头偷偷地吃着馍馍,不禁嗤笑了一声,然后眼珠子转了转,趁着小红军一个没注意赶忙爬起来就往山下跑去。

“喂!你别跑!站住!”

“傻子才站住!”

于是在小红军的一个疏忽下,这场拉锯战又一次展开了,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因为我们英明神武的十七师师长一个不小心摔下了山坡,一场追逐瞬间变成了救援。

“你不要命了啊!我就吃你个馍馍,又不把你怎么样!”小红军顺着山坡小心地往下滑着,山石骨碌碌地往下落,听在胡军的耳里像极了机枪大炮的轰鸣。

有鲜红的血漫过眼睑,胡军有些不甘心地想,作为一个军人,没能死在战场上,竟是栽在一个小红军的手里了。

在胡军意识低迷的这段时间,听见最多的就是那个小红军的声音,不过都是些抱怨,听得胡军耳朵都要起茧了。

乐乎lofter的喜欢“你别说了。”突然出口的声音沙哑得让胡军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来来来喝点水。”

胡军喝了水总算恢复了点体力,就是还有点晕乎,小红军这时又说开了,“我说你真不怕死啊,那么高的山坡跳下去,我又没欺负你。”

“书记刚还说我,我哪里没有优待你了?你自己要逃摔了我还把你救回来!”

“这几天给你换药都是我的事,真是的,我本来以为抓了你能得个表扬呢。”

“现在倒好,表扬没落着,还被批评了……二丫头还笑我来着……”

胡军努力地张张嘴想插句话,然而这小红军话匣一开就跟机关枪扫射似的,完全不留一丝缝隙,胡军觉得头更加晕乎了,刚想抬手揉一揉却又被小红军一把按住了。

“你别动,我刚换好的纱布,你这人摔哪不好,偏磕头上,别真成傻子了。”

“还有啊,要是书记问你你可说清楚了我没欺负你,那个馍馍……我就只吃了你个馍馍而已,等发了粮我还你一个就是了……”

又开始了……胡军一脸生无可恋地闭上了眼睛乐乎lofter怎么样。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还不如摔死算了,总好过现在被念叨死!

终于小红军被别人叫了出去,换了个小姑娘来照顾自己,胡军才终于耳根子清净地睡上了一觉,第二天醒来时身子已经好了不少。

“书记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欺负他。乐乎lofter美女”远远就听见小红军的声音,胡军下意识地揉了揉耳朵,床边的小姑娘温柔地把自己扶起来坐着。一句谢谢就惹得那姑娘红了脸,胡军心想这姑娘比那小红军好多了,害羞没大碍至少话不多。

“胡将军,你醒了,感觉如何?”

这个热情地握住自己手的人应该就是小红军口中的书记了,胡军礼节性地回握了一下,“承蒙照顾,好多了。”

这样的寒暄实在不太像正敌对的国共两方的交流,但书记眼里的真诚让胡军觉得这比自己初到西安67军时那些人逢场作戏的嘴脸要好得太多。

说了几句后书记便开始问起那日在山上时的情景,胡军瞟了一眼在书记身后一直朝自己使眼色的小红军,不由心生了捉弄的想法。

“那天被你们的人抓住后,我没想逃来着,可是你们这位小同志……”胡军故意若有所思地拖长了音,满意地看到小红军睁大了眼睛瞪着自己。

胡军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小红军吃他馍馍的事儿,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结果就是“被欺负”的胡军儿悠哉悠哉地躺在床上被小姑娘照料着,“欺负人”的小红军被嘤嘤嘤地拖走接受了思想上深刻的教育。

接下来的几天里刘烨非常郁闷地跟二丫头一起照顾胡军,那双大眼睛只要一看到胡军就是狠狠地瞪上一眼。

胡军见他这样只觉得好笑,真是个小孩心性,“我说小红军,你对我态度就不能好点嘛,你们书记白教育你了。”

“我什么态度了!我这态度不好吗!早知道就该让你摔死了。”刘烨愤愤然地说着,要不是书记说他是国民党的大官,在统一战线的事情上少不得他的态度,自己才不在这儿跟伺候大爷似的呢!

“这次二丫头也在呢,你再想赖我,门都没有。”刘烨没好气地把木盆放在架子上,抓起毛巾狠狠往里一甩,“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是饿死也不吃你的馍馍!”

“本来我都要跟着上战场了,就因为你,我在这儿待着哪儿都去不了all叶lofter推荐!我的枪都被收回去了,还不定啥时候能还给我呢……”

胡军见小红军又开始叨叨嘀咕起来,不由感叹了一句,“你呀,还真该去上战场。”

“是吧!你也觉得我该去前线打仗!我跟你说我枪法可准了,树上那鸟窝,我一个枪子儿端一窝!”刘烨用力拧了把毛巾,眼里闪着光,兴奋地比划着。

“我是说啊,你去战场上拿个大喇叭,嘚啵嘚啵地说上几个时辰,那些个敌人啊全都举白旗投降了。一个个都跪地上嚎着,‘哎哟小红军爷爷你可别念了,你嘴上这机关枪啊可比飞机大炮还厉害。’。”

胡军拿腔做调地学着,惹得刘烨扑哧一笑,然后又觉得自己被笑话了应该要生气才是,便顺手把半干的毛巾扔到他的脸上,似笑似嗔,“去你的。”

胡军把毛巾从脸上拿下来,“我说小红军,你笑起来多好看的,干嘛成天冲我板着个脸。我又不欠你钱。”

“你要只是欠我钱倒没那么讨厌了!”

“真的,那你借我几个呗。”胡军说着贼兮兮地凑上前去,“我可不能白受你这脸色。”

“你这人脸皮真厚。”

“过奖过奖。”

乐乎lofter美女“你……”

刘烨觉得跟这么一个死皮赖脸的人斗嘴简直就是折寿,然而胡军却老是三番两次地找茬,刘烨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哪能啊,我跟你说我学过看相,你这样的啊绝对是长命百岁的。”胡军已经能够下地了,正在院子里坐着晒太阳,听着刘烨的吐槽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回着。

“承您吉言,您要是早点走啊我还能活到两百岁。”刘烨把盛瓜子的碟子往自己这边扯了一把,又抓了一大把握在手心里乐乎lofter 网页。

“瞧你还不信,我给你看看手相。”胡军拉过刘烨的手,十分自然地把他刚刚抓过去的瓜子倒回了碟子里,“你别动啊,这儿太阳有点大。”

胡军微眯着眼睛煞有其事地抓着刘烨的手,不管他的挣扎,反正自己力气大纯当耍流氓地摸了一把,“我看你这手可不像是拿惯枪的,虎口都没茧。”

“要你管!你放开我!”刘烨有些羞恼猛地把手抽回来,好一会儿才嘟嘟囔囔地开口,“我本来是文工团的,书记后来就让我加入西路军,就前段时间刚给我发的枪,因为你给收回去了现在还没下来呢。”

“文工团?怪不得长这么好看呢。嘴皮子这么溜,你是打快板的?”胡军笑着揶揄了几句,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卧槽,所以老子是被个文工团的小子给俘虏了!”

“哎哟我的一世英名啊……”胡军躺倒在椅子上嚎开了,边嚎着嘴上的瓜子该磕的还是没停。

乐乎lofter美女

刘烨听到前面还有些想笑,听到后面就有些不服气地坐直了身子,“你别瞧不起人,文工团的怎么了,我总有一天会上战场,打得鬼子哇哇乱叫!”

胡军也稍稍直了身子,手上的瓜子也忘了往嘴里送,他看着刘烨坚毅的目光轻轻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小娃娃,哪知道真正的战场有多可怕。”

刘烨正要再反驳,只听得胡军磕得瓜子脆响,继续说着,“每一分钟都在死人,脚下踩的根本不是土地,都是一具具还热着的尸体。你甚至都分不清那是你的敌人,还是你的战友。”

“胡军……”这是刘烨第一次叫他的全名,也是他第一次主动握住了他的手,也许是因为他说这句话时眼神里是少有的认真,也是少有的悲凉乐乎lofter的喜欢。

胡军把手从刘烨手里抽了出来,然后把瓜子倒回碟子里,不经意地在脸上擦了一把,起身伸了个懒腰,“行了,我跟你个小娃娃说这些干什么,这太阳太大了,我回屋去了。”

“可仗总得打啊,不然会死更多的人。”刘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胡军脚步停了一下,很快又继续迈着步子回了屋里。

日子过去了十余天,胡军的伤也好得了个七七八八,恰好这天晚上根据地里来了中央根据地的领导,刘烨被临时叫去排了欢迎会的节目,整一天都不见人,胡军觉得安静下来的屋子格外无聊就打算自己出门去走走。

还没摸到门框,书记就一脸笑盈盈地进来了,胡军知道他是要来说什么。

日本人占了东三省,如今战火已经烧到了华北平原。共党想要跟他们国民党合作,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这才留了胡军这么些日子,作为西北军第十七师的师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加上他跟少帅的关系也近,他的态度对于国共双方目前的态势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你们未免也太看得起我胡某人了,这事儿啊只有委员长说了才算。”胡军退回屋里抓了把瓜子,悠哉地坐在床头,听着来人说着一些攘外必先安内,存亡关头大局为重,统一战线抗日救亡的话,这些他胡军不是不懂。

可他仍是不能全盘承下什么,若要放心地跟共党合作,胡军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却又说不上来是差在哪儿了。

书记离开后,胡军也没了心思再出去转悠,在屋子里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直到二丫头来叫他,说晚会要开始了。

“小红军让你来叫我的?”

“对……啊不对不对,他说乐乎lofter 网页,说你不去最好了,省得他在台上看到你就气得演出都演不好了。”二丫头磕磕巴巴地说着,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脸上也红了大半。

胡军笑了笑,拿过二丫头手里的小红绳,“你们这儿的人啊,都不怎么会撒谎。”

舞台就是在吃饭的地方把桌椅撤开简单搭起来的,胡军到的时候已经敲过了开场锣, 台上正欢喜地舞着狮子。

胡军往前头挤了挤,二丫头早就被一群小姑娘叫过去一起冲台上犯花痴了,胡军朝后台张望着也不见小红军的人影,这小子都快演出了也不好好在后台待着又跑哪儿去了。

就在胡军从后台出来准备去桌子上讨杯茶水喝时,台上的表演已经结束了,有人操着乡音浓重的腔调正报着幕,胡军端了杯茶,刚喝上一口一回头差点全喷在刘烨脸上。

“你,你……”胡军打量着刘烨的这一身,“你小子是舞狮的啊!”

“你该不会是没看吧!”刘烨抱着个大狮子头,头扬得高高的,显然是不高兴了。

“那个,我,我哪知道啊,我还在后台找你呢。”胡军摸了摸鼻子,看着小红军腿上还穿着虎皮的裤子不禁扑哧笑了一声。

“你还笑!”刘烨抓起狮子头就往胡军身上一扔,哼了一声就转身跑开了。

胡军也顾不上被茶水洒了一身,把狮子头往旁边一扔就追了上去。

“我说你别跑了,我肯定跑不过你啊。”胡军一边追一边喊着,乐乎lofter的喜欢这小红军撒疯跑起来那可真是吓人,不然自己也不至于被他抓到这儿来。

大堂那边的锣鼓声渐渐远了,刘烨停了脚步坐到一旁树下大爷们老爱待着乘凉的地方。

“哎哟小祖宗,你可算停下来了。”胡军撑着树干匀了几口气才坐了下来,“还生气呢,那么想让我看你表演?”

“才不是,你没看到最好!”刘烨赌着气把头扭向一边。

“要不你现在再给我演个,我保证睁大了眼睛看眨都不眨。”

乐乎lofter怎么样刘烨看着胡军夸张地用手撑着自己的眼睛不由失笑,撅起嘴看向一旁嘟囔了一句,“一个人怎么舞狮啊。”

“谁要看你舞狮了,长这么好看干嘛老闷在狮子头里面。”胡军靠在身后的大树上想了一会儿,然后坐直身子,满怀期待地看着刘烨,“你给我唱个歌呗。”

“我,我不会唱歌。”

“你们文工团的哪能不会唱歌,总会那么一首两首的吧,民歌也行,童谣都行!”

“那行,我,我就会这么一首。”刘烨眼神闪烁了几下,垂下的手不由得捏紧了衣袖,然后抬头看着今夜格外亮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枝蔓点点碎在眼前。刘烨看着胡军,深深地吸了口气才缓缓开口唱道:

山中只见藤缠树啊,世上哪见树缠藤

青藤若是不缠树哎,枉过一春又一春

竹子当收你不收啊,笋子当留你不留

绣球当捡你不捡哎,空留两手啊捡忧愁

连就连哎,我俩结交定百年哪

哪个九十七岁死呀,奈何桥上等三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呀,奈何桥上等三年

……

胡军本来已经做好了哪怕小红军唱了首儿歌他也要拍手叫好的打算,却没想到他唱了这样一首歌,让自己悬在半空的手,没能拍下去鼓掌,却也没能落到其他的地方。

刘烨唱的时候都是一直看着胡军的,可唱完之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手指绞在衣褶里,乱成一团。

很远的地方仍能听到锣鼓的声音,空气里的沉寂让月色都变得清冷了起来,还是刘烨低低地出声打破了这样的静默,“这歌是二丫头教我的,说是她们壮族那边的歌。”

乐乎lofter美女

“啊,我就说嘛,这就像个姑娘家的歌哈哈哈。”胡军也像是将将回过神来,双手枕到脑后靠上了树干,不动声色地退进了刘烨身后的阴影里。

“她只教了我这一首,也只单独跟我唱这首,她说是因为最好听。”

all叶lofter推荐

“哪有,他们那儿山歌都是一个调,好听怕是好听在词儿上面吧。”胡军微一抬头就看见了树干上蜿蜒着的漆黑的藤蔓。

山中只见藤缠树啊,世上哪见树缠藤。

“你呀,到底明不明白人姑娘的心意啊。”胡军伸出手去扯那藤蔓,却还没触到就倏地停住了。

“那你明白吗?”

刘烨坐在前头,他的声音很轻,像是从风里传过来,传了很久很久已经听不出里面的情绪,胡军看不见他的表情,留给他的只有一个单薄的背影,让人想要上前去抱一抱他。

可胡军却在那儿没有动,就像是手指刚碰到那藤蔓就悠悠地滑下了。

夜风吹过,沙沙作响,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却又分明不再跟以前一样了。

“小红军。”

“恩。”

“我好像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刘烨。”

“刘叶?这个叶吗?”胡军从地上捡起一片叶子。

“不是,是这个烨。”刘烨捡过一根树枝在月色照得见的地方一笔一划地写着。

“我以前是叫那个叶的,后来村子里被鬼子扫荡了,只有我和其他几个人被救到了陕北,我还见到了中央的书记,他给我改的名字。”

“他说这是毛主席说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刘烨指着地上的那个“烨”字,面上坚毅而果决,“他说,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是这星星之火,只要聚在一起,终有一天会照亮整片华夏大地。”

“星星之火……”胡军反复呢喃着这句话,像是有火星从眼前的月色蔓延开去,连接成一片滔天的战火,映亮了这无边的黑暗。

胡军像是突然间明白过来,这就是共党出身草野却能跟正规军分庭抗礼的资本,也是他们国民政府此刻最缺乏的东西。

或许合作,是真的有必要吧。

第二天胡军找到书记说明了一切,上午就收拾了东西准备赶回西安去洽谈国共合作的事宜。

“你真要走了?”刘烨牵着匹马跟在胡军身旁,一步一步地走出了胡军住了有一段时间的院子。

“恩。”胡军看着刘烨低着个头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笑着揉了他的头,“你平时话不是挺多的嘛,我这会儿要走了你也不多跟我说几句。”

“要走就赶紧走,还,还有什么好说的。”刘烨把缰绳塞进胡军手里,转过身不再看他。

胡军把缰绳往手后绕了一圈,然后倾身把头搁在刘烨肩膀上,“烨子,你放心,我们不久后就会再见面的。”

“谁要跟你再见面了!”刘烨把头扭向另外一边,眼睛眨巴了几下,嘴撅得老高。

“不见?不见那谁来跟你结交定百年啊。”胡军笑意更甚,明显感觉刘烨的身子僵了一下,忙把人转过来便看见他那双雾蒙蒙的大眼睛里蕴了层水气乐乎lofter美女。

“小娃娃,哭什么。我这不都答应你了吗。”胡军的手轻轻在刘烨脸上擦拭着,却惹落了更多的眼泪。

“你,你昨晚上咋,咋不说,我还以为,你看不上我呢……”刘烨咬着嘴唇说着,看起来怪委屈的。

“你再哭把这漂亮脸蛋哭花了,我可就真看不上你了。”

“你敢!”

“不敢不敢,不过我真得走了,很快,我很快就回来找你。”胡军翻身上马,马儿刚跑出去几步,刘烨就连忙追了上去。

“等等!”

胡军连忙勒住缰绳,一回头就被刘烨拉住往下拽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片温软堵住了双唇。

只是轻浅地触着,唇瓣辗转间没有更多的深入,刘烨就红着脸退开了,“有了这个,你就不许耍赖皮了。”

“小红军,没人告诉你接吻时要张嘴吗?”胡军不甚满足地抿抿唇,拉着小红军好好地教了他什么才算是接吻。

胡军答应了刘烨只要促成了国共的合作,第一时间就来找他,刘烨哼唧着说,你要是敢赖我就再把你抓回来一次。

胡军刚一回到西北军就呈书表明了当前形势以及国共合作对于目前中国以及国民政府的必要性,然而事情的进展比他想象的要艰难很多。

蒋委员长对这件事情态度暧昧,仍是下令围剿红军,西北军内部又诸多内乱,胡军回来之后各处奔走也都收效甚微。也只有张学良少帅与杨虎城将军与他站成一线,悄悄与共产党互通来往。

内战仍在继续,乐乎lofter 网页胡军觉得事态愈发难以捉摸,心惊肉跳得不行,1936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

大约是十月份的时候,陕北的天气渐冷,红军方面得到少帅那边“通渭会战”的作战计划,提议提前进军宁夏,控制陕甘宁同河西走廊连接苏联的陆地生命线,打通苏联军援的西北通道。

胡军从张学良的屋子里走出来时,面色有些沉重,进军宁夏,先渡黄河,黄河守岸的马家军可不是块好惹的料。

10月28日,深秋的陕北已落了满地的叶子,树干上绕着干枯的藤蔓,远远地胡军像是听见那夜里小红军唱歌的声音,不由得扬起了嘴角,下一秒却是滔天的黄沙巨浪,瞬间淹没了一切。

胡军猛地惊醒时,枕头也濡湿了大片,冷风吹在汗湿的单衣上教人瑟瑟发抖。

第二天,从前线靖远传回战报,已从南线切入截断了河东红军渡江支援的路线,胡军看着手上的战报不由得皱了眉头。

看完蓝宇,在看883只有一种深深心累感啊。不由有一些想法。在电影中,悍冬和蓝宇相爱,但最后却天人永隔。他们是相爱,但却再也不能相见。 在看看军烨,lz相信这部电影让他们爱国一回,还是刻骨铭心的那种。但现实,舆论,和各自的责任不允许他们任性。看了883,lz也还是觉得他们之间的气场不对,可以回避,但由很在意对方。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那就假设他们对对方还方不下,这种情况就是能相见,却不能再爱。 你们觉得哪种更痛苦一些。我反正觉得都很蛋疼!

乐乎lofter的喜欢“河西的红军是哪一路?”

“西路军。”

……西路军。胡军抓起一旁的大衣披在身上就匆匆去找了少帅。

“我要带兵去靖远。”胡军握着腰间的剑,跟张学良一起看着校场上正操练着的第十七师。

“没有委员长的命令,擅自行动是违纪的。”张学良说着,眼里满是无奈。

“少帅,内战一日不停,国家永无宁日。”胡军紧紧握着手里的刀,“在家国存亡面前,纪律,或许没有那么重要。”

“更何况,我答应了一个人,要去找他。”

“那我只能给你记过了。”张学良说罢转过身去,复又开口,像是恳切地嘱咐着,“通渭会战,共党不能输。”

“是,少帅。”胡军笔挺地行过军礼,转身集结了他的第十七师,这是党国的军队,也同样是他的军队。

从西安一路马不停蹄赶到靖远,已经是十一月了,乐乎lofter 网页终于树梢上最后的几片叶子也落了干净。

河西的西路军已经好几天没有传回消息,如今生死未卜。胡军赶到时,恰逢中央红军整改了错误,决心北上反击,胡军说明来意后迅速整合了十七师和红二方面军,经过一番艰苦的斗争才度过了黄河,继续北上静宁。

而西路军近两万人,因孤立无援在河西被马家军尽数歼灭,全军覆没。

全军覆没……当胡军走上河西那片战场时,浓重的血腥气弥漫开来,尸体层层叠叠堆在一起,像是巨大的修罗场。

这是真正的战场,尸横遍野,胡军不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战场上面临死别,却没有哪次像这样,连声音也哭不出来,只是徒然地张嘴,却不知该朝哪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叫出那个名字。

枪炮声已经远了,这里只剩下皮肉绽开腐坏的声音,像是还能听见很远的歌声。

连就连哎,我俩结交定百年哪。

哪个九十七岁死呀,奈何桥上等三年。

“小娃娃,你再等等我吧……”

战争是很残酷的事情,有人活着,就有人死去,死去的人为过去做奠,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往前。

1936年11月,红军后卫队先后在通渭,靖远等地与国民党激战,掩护了三军顺利会师,至此,蒋介石方面“通渭会战”歼灭红军主力计划被彻底粉碎。

11月下旬,胡军跟红四方面军回到主力部队,到处都是欢欢喜喜庆胜利的氛围,胡军喝了杯茶也不打算再凑热闹,一个人走了出去,明明是打了胜仗,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乐乎lofter的喜欢。

胡军扯过一旁的树枝,在湿软的泥地里一笔一划地写着一个名字——刘烨。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点星星之火,已经烧进了自己的心里,成燎原之势。

“喂!你还在这儿站着干嘛,还要不要看我舞狮了?”

胡军愣了一愣,回头便看见刘烨依旧抱着那个大狮子头笑脸盈盈地看着自己。

“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啊!就因为你那事儿啊,我到现在都还没能进西路军,你看你给我留下多大的污点。”

“我仔细想了下,文工团也挺适合我的,以后每次你打了胜仗我就给你舞狮庆祝……”

围观的萌娃们则十分着急,生怕爸爸们输掉比赛,扯着嗓子加油助威,如此拼劲全力的二人到底有没有赢得比赛实在引人期待。让“军烨CP”同穿一条裤子,芒果台的节操去哪儿了?不过,这正是网友爱看的嘛!

“不过不一定每次都有人配合我,我一个人的话就给你唱歌吧。”

“怎么不说话?傻了?不会又把头磕了吧,我说你好歹一个师长能不能英勇一点,你,你该不是要哭吧!别给我丢脸啊!”

“你真那么担心我?”

……

军烨小短文|LOFTER(乐乎) 乐乎lofter的喜欢

“小娃娃话真多。”

胡军揉了把眼睛然后把人捞进怀里,吻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大狮子头掉在地上,滚了一地的灰。

“你这回还走吗?”

“不走了。”

“真的?”

“不是答应你要回来跟你结交定百年吗。”

“哼,说的好听,国共还没合作呢。”

“快了。”

……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

——end——

爸爸和萌娃们表现到如何?在本周五的节目中,观众就能一探究竟。

最后唠个事儿,关于我那一大堆坑嘤嘤嘤,不是我不想填而是我刚放假回来还没歇上一天好的,年后时间也不是很多,所以现在填了一章两章又得断,等我啥时候能有稳定长一点的时间来写文了一定回填!(中间有断续的时间maybe写点一发完的短篇)

爱你们哟~剪刀手!\(//?//)\除夕快乐!

上一篇: 《歌手》第五期林志炫回归!歌单和排名曝光 赵雷竟惨遭淘汰?(图文)

下一篇: 电视剧《X女特工》大结局剧情介绍 x女特工电视剧全集42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